鱼塘Caumar

我流茨酒产出,一只鱼塘里飘着的咸鱼ww

【茨酒】退红列车(五)

*灵感来源:天见太太 @嘘之间 的手书《退红列车》
*妖怪茨×轮回吞(沉迷回忆杀)
*私设如山
*此章有双龙组(荒连)出现……茨木终于长大了可喜可贺

04(下)

酒吞在结界外扛着鬼葫芦百无聊赖。此处不比幻境中的星轨运转,依然是无尽的阴天和雨。

他靠在树下抬头望着叶梢上的水滴一点点落下,湿透了的树叶像是碧玉一般苍翠欲滴,下落的瞬间映出他紫色的眸子。

茨木就没他那么有闲庭意致了。从地藏像上借来的斗笠虽沾了些灵气,却也还是个凡物,时间长了还是会让身上粘上雨水。此时他正十分困扰地在树下雨少的地方拧干自己的白发——那颜色泛了一点带着水意的银灰,像是被打湿的云。

他实在是看不下去,索性把小鬼招呼过来:“离本大爷近点。”

酒吞只是想用自己的妖力帮他顺便避一下雨,谁料到这家伙还真是很听话的靠的很近,就差抱上他的大腿了。那绒绒的湿发蹭得他腰间痒痒,让他有点后悔方才的一时好心。

“那两个人……不需要我们管吧?”茨木抬头看他,就着动作更是不撒手了。

“本大爷只答应荒帮他在结界外镇着妖气,省得让不怕死的东西打扰了一目连成妖,其他事情不在管辖范围内。”他说着抬了抬手,葫芦里的瘴气远远喷向草丛中的小妖:“看来这种麻烦事还是有一定必要的。”

茨木得知他一时不会离开后像是放下心来呼了口气,又问:“雨会停吧?”

“当堕妖完成后自然是会停的。”酒吞靠着树本打算假寐一会,却瞥见了茨木的眼神:“还想着祭典?……好吧,这件事办完后,本大爷带你去平安京的夏日祭,比这些小镇热闹上不知多少倍。”

“挚友此话当真?”果不其然,茨木的眼神中一片渴望的亮光。

“前提是你少惹事……以及别用那称呼叫本大爷。”

“可是……”茨木对前者倒是没什么,可说到后者倒是有些期期艾艾的委屈:“那我什么时候才能用那个称呼呢?”

酒吞对他这种死缠烂打简直没有任何解决方法,想罢还是信口答了个他最近定是完不成的目标,困扰地抓了抓头发:“长大之后。和你这小鬼以挚友相称也太掉本大爷架了。”

“嗯!我会努力长大的!”

……他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教导出现了错误,是什么才能造就这样一个脑子有坑的小东西啊。

……

伊势的雨到底是停下了。

酒吞立在结界入口处等两人归来交差,但荒刚踏出幻境他就看出了端倪:“你……?”

就如同漆黑的墨滴入水中一样,即使那水是能将一切色彩稀释的浩瀚的海,那样的深黑也会烟雾般洇染开来,留下丝丝缕缕的痕迹。

荒的力量纯粹得像是星子,当这力量中混入哪怕一点妖力都是再明显不过。

“把一目连的妖力往你身上渡了一部分?”酒吞眸中含笑,沉吟片刻:“如是倒好,也省得本大爷去对付那些多余的东西了。”

他拍了拍小鬼的头:“走吧。”

荒的星辰结界太过严密,别说窥视其中情况,在外面他连一丝妖力波动都感觉不到;至于那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本人知晓了。

当然,他也没兴趣知道。

一目连靠在荒的身侧,已经陷入沉睡,他变白的长发遮掩了脸庞,金色的龙也搭在肩上闭目养神,虽然已完全是一副妖的模样,但他似乎睡得很沉稳。

“恭喜啊。”酒吞仰头望望初霁的天空,有光线从云层透了下来。也不用做什么多余的告别,他便牵着茨木准备离开了。

事情解决得过于顺利,小鬼被这番变故弄得有些呆愣。懵懵地被酒吞牵走之前他还在思考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现在下山的话还能赶上来时的那场祭典吗?可是酒吞已经答应他去参加一场更大的了啊。

一错眼间他对上了荒的眸子,发现他轻轻地瞥向了自己,绀碧的眼模糊而清晰地传达出一个信息:今晚单独来此处见我。

——至于不拘小节如酒吞童子,自然是忽视了那个眼神。




山下酒肆里买的酒稍浊了一些,但勉强还能入口。酒吞不眠不休替荒守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去追究酒的好坏,囫囵喝了两口便回驿馆休息去了。

但即使是这样,茨木趁着他睡着之后偷偷溜出去这件事他还是知道的。

酒吞在门外的一片夏夜虫鸣中挣开了眼,见旁边早没了人影,只有床榻还是热乎的。

怪不得今天出其反常地没黏着他一起睡。想到这里他啧了一声,也懒得管小鬼去了哪里,阖上眼睛继续睡了。

……

伊势山中虽有朗月相照,还是有些过于幽暗了。前路有几点绿色流萤扑烁着飞去,淡淡的微光依稀能将路映得明亮。茨木脚上的铃铛声音在一片静谧中溅起回响,异常清脆。

“的确是个有趣的小孩子,真的过来了。”铃铛声戛然而止,茨木停下脚步警惕地望向声源,手上的黑焰燃出危险的火光。

他不是没有想象过和荒的战斗。酒吞很强,荒也很强,他渴望与强者交战。

即使现在的自己力量仍然不够,他也希望如此。追逐强大,或许是鬼之子与生俱来的、可以称之为本能的东西。

可现在不行。他不能给酒吞添什么麻烦。

星辰幻境再一次展开。荒芜的天宇与大地,旋转变换着的星轨,他背后红龙的血眸如凝住的火焰,张开前爪仿佛要把星斗揽入怀间。

“预言的话为时过早,但没有别的还人情的方法。”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凉,茨木甚至觉得他可能未曾笑过:“所以就请你过来,也算是帮酒吞童子指导一下吧。”

说到这他的眼染上了戏谑的神色:“这么说来,酒吞童子还挺喜欢你的。”

“他是吾的挚友。”没长大的小鬼严肃地重申这一点。

“哦?是吗?”荒的目光更深邃了几分,像是听见了孩子自大的玩笑般音调上扬:“可是你还是个小孩子呢——你知道孩童外貌是妖鬼的力量弱小的一种体现吧?”

“吾会变强,”又是这样肯定的答复,不带丝毫迷茫犹豫,“吾将强大到能与吾友一战。”

“既然你希望如此,”听到满意的答案,荒的眼角流露出些愉悦,“那便如你所愿。”

酒吞童子,就当这是还你的人情了。

幻境中的天罚挟着流星的呼啸与弦月凌冽的寒光,湮没了荒凉天空,直直向茨木袭来。战斗的强烈渴求叫嚣着冲击他的全身。小孩子咧嘴一笑,青黑的鬼爪上黑焰更炙热地燃烧爆裂开来,撕裂苍穹而去。

一明一暗的两道光碰撞在一起时竟然发出犹如金属相击的声响。硝烟迅速弥漫了整个幻境,一度遮掩了灿烂的星河。

茨木爬起来时一头白毛已经散乱得不成样子。他吃痛地扶了扶右边的鬼角,发现那树枝一样质感的角居然因刚才的一击松动了几分。

烟雾散去,他看见荒依然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连发尖都没损伤半毫,身上的玄色长袍不染尘埃。

环绕在他周围的,是一张赤金色的风符,上面的字迹张扬不羁,是他看不懂的神秘文字,但笔调却分外温柔。

荒拈过那张沉默地守护在一旁的风符,望着上面逐渐淡去的字迹,唇角竟缓缓勾起赞许的弧度:“酒吞还真是捡了个厉害的小鬼,连的风符都能被削弱如此之多。”

茨木捂着那只松动的角,金色的妖瞳直直盯向他,有如幼狼一般,气势虽然不足,但其中的血性已不输分毫:“所以,让吾变强的方法呢?还要继续战斗吗?”

他的声音已沉稳地不像个孩子。

“方法——不就在这里了么?”看他那副模样,荒摇了摇指间的风符,轻轻地笑了,像是在教导一个晚辈。

他在回忆当初一目连对他讲那些话时漾开的微笑,他尽力模仿,但还是无法做到那样温柔。

只是也不再冷若冰霜。

“你的力量固然已经强大,但似乎还不清楚怎样去使用他,或者是,使用它的目的是什么。”

从伊势山中回去的路上,茨木踏着树影和铃声,耳边回响的是这样一番话。

“只是单纯地希望与酒吞童子一战么?你应该追求的不只是这个吧。”

“用自己的力量辅佐他君临鬼族,亦或是用自己的力量去守护他,守护『酒吞童子』这个存在,这恐怕才是你内心深处所希冀的事情。”

白如云彩的长发被注入了暴涨的妖力,在他身后羽翼般伸展开来,他的妖瞳金光熠熠,炽烈燃烧的色彩璀璨的如同太阳。

“无论是连还是我,也无论是神还是鬼,只有在明确了这个信念之后,才会拥有使自己更为强大的、真正的理由。”

双颊的暗红色妖纹流转着诡谲的色泽,那双松动了的鬼角也受到了妖力的波动,更为迅速地生长壮大着,将他的额顶刺破出殷红的血。

“当然,对于你们妖鬼来说,这样的‘念’同时也是你们力量的源泉。毕竟‘生成’的必要条件也无过于人心的执念罢了。”

茨木童子向山下走去,妖力凝成的风卷起沿途的枯枝败叶,再簌簌荡尽开来。本已安睡的飞鸟也被这声响所惊醒,扑落落向既白的天空飞去。

蜕变一般的,他由曾经的孩童成为少年人的模样。

“如果你想守护他,或单单是想长大的话,那心中的‘念’便是你成长的必要养料。”

“我想不用过多解释,你应该知道怎么办了。”

“我一向不喜欠人情分,这就算是替酒吞童子指导一下他的后辈吧。”

他的手覆上右侧那只已经松动了的鬼角。

“听说那只角是鬼的力量汇集出,若是断了,或许力量反而会涌出呢——只是猜测而已,不必当真。”

为了酒吞童子。他默念着。为了挚友。

茨木闭上了眼睛。

变强。

鬼角啪的一声,终是折断了。



宿醉后醒来的感觉并不如饮酒时那般惬意潇洒,刚睡醒的酒吞浑浑噩噩去拿一旁的葫芦,才发现小鬼彻夜未归。

他没趣地灌了两口酒,没有来由地心生烦躁。

这小东西,什么时候也会瞒着自己做事了。

他正这样闷闷地想着,旅馆和室因破旧而泛黄的门吱呀被推开了。

那是一个他不曾见过的大妖。白色的长发泛着些许银灰,像是被打湿了的云朵,却看起来绒绒的——他想,那摸起来一定和小鬼的一样舒服;青黑的鬼爪有着异于常人的大小,尖锐的指尖跃动着点点黑焰;至于脚上那串铜铃则更是似曾相识——

“……茨木童子?”他打量着这只妖怪的容貌,又感受到了熟悉的妖气,终于确定了来者的身份。

茨木的外表已经是和他般大的青年样子,纯粹的妖力像是新生一般毫无遮掩地流泻而出。

一夜之间居然能强大如斯。

他弯起那双好看的金色眼眸,像是很自豪似的勾唇轻笑:“挚友。”

TBC

碎碎念:

其实本来是想让茨木的角在罗生门那次的事件中折的……因为忘了看到哪里的说法,说是按照刀砍断手的那道弧度是正好能削掉右侧的角的……然后觉得很有道理。

至于为什么最后放弃了这个设定……是因为觉得那样的话时间线拖得也太久了辣!而且茨球现在的角两边一样就少了一种不对称美不是吗?!(喂)_(:з」∠)_

然后这样也不方便以后对茨球的外貌描写(有个P的外貌描写啦)

总之就让角角在这里断了Σ(゚∀゚ノ)ノ也算是圆过来了吧……(非常不负责任的)

大概抽空会写个茨木断角的一百种可能(并不)

这一更真是拖了炒鸡久啊……因为最近总是有很多事QAQ……(土下座)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