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塘Caumar

我流茨酒产出,一只鱼塘里飘着的咸鱼ww

【茨酒】【高考上海卷】涅槃

字数超限,内容跑题,这恐怕是一篇零分作文_(:з」∠)_

01

一切有为法,皆悉归无常;
恩爱和合者,必归于别离;
诸行法如是,不应生忧憹。

茨木童子从未见过这般的大江山。

漫山遍野的火光,惊鸟飞向天空,有几只的尾羽撩上了火焰,便在一片声嘶力竭的哀鸣之中坠落成漆黑的剪影。

落椿肆意绽放,那盛开争艳的花朵整个凋零下来,落在石阶上泥土里,像是三途川畔的曼珠沙华开成的鲜红花海。它们在最灿烂的时候逝去,依然繁华得不可方物。

有离山火较近的花瓣被火舌舔了去,灰烬中残余的一缕红色失去了温暖。

退治的人早已离去了。他在那种时刻,到底是没有和酒吞并肩作战;甚至,酒吞离开时,他不在他的身边。

理由?酒吞只是差使他下山处理些琐事,变错过了。

如此可笑的理由。

得知大江山退治的消息后他发了疯一般赶来,目眦欲裂眼角泛红,只想快点回到他的挚友的身边,只想让他不是孤身而战。

可终究是徒劳。酒吞童子就连最后一刻也是独自一人。

山火燃烧带来的滚滚热浪没有止住他的步子,那曾经清脆的铃铛声在此刻看来也是沉重万分,一下一下砸在他心上,在周围的火焰噼啪声中格外聒噪。

靠近山中他的速度反而放缓了下来。他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已经发生的一切。

他怕是会怔愣出神,或是恸哭出声。可他并不想以这样的姿态送酒吞最后一程。

吾友是最强之鬼。吾友不可能会败在那群乌合之众手中。

也因此即使是退治,也绝对不能摆出失败者的姿态去悼念他的王。

酒吞需要的只是敬仰和畏惧,他不需要怜悯。

又有落椿啪嗒掉在地上,这种别名断头花的植物,死时的确如斩首般壮烈凄美。

血腥味从前方传来,挟着一丝还未蒸发干净的酒香,任凭山火的炙烤也抹杀不去。

那是酒吞的血。

鲜血蔓延开整个大殿,一直到他脚下,刺眼的色彩比落椿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他却找不到酒吞,无论是人,或者是尸首。

哪里都没有。

曾经立于百鬼之巅的鬼王,在死后甚至无法给生者一个悼念的地方。

山火无声地烧着。

茨木颓然地坐到那棵与酒吞一起喝酒的日本椿树下,抬头仰望大朵鲜艳的花朵簌簌凋零。火焰燃到了他周围,他便用妖力护着不让那棵被灼烤得枝干发黑的树在受到伤害。

有泪水落下来了。他明明一直在忍住不流泪的。

……

冥府的大门被地狱鬼手訇然破开,倚在云上打盹的阎魔只是瞥了一眼,便没再理硬闯进来的狼狈不堪的白发妖怪。

倒是判官看不下去,挥了下毛笔呵责道:“冥府重地,可是尔等妖鬼之辈肆意闯入的!”

茨木坦然的站在他对面,妖异的眸中却沉静如水:“吾来寻吾的挚友。”

“……酒吞童子已步入轮回,你又何必自添烦恼。”判官在开口之前犹豫了一下,望了望阎魔的方向,最后这样斥道。

“挚友去哪,吾就去哪。”茨木极认真地一字一句说道,细若针尖的眼神陡然变冷,“即使是汝也不可阻拦吾的道路。”

他仅剩的左手燃起了一团黑焰。

气势剑拔弩张。

“够了。”还是阎魔老神在在的开了口,睥睨众生的眼中染着些许无奈:“酒吞童子根本没有轮回,所有的恶鬼死后都会被镇入三途川下不得超生,他造的业属实过多……”

“他让我给你带话,说让你不要找了,”阎魔叹了口气,“茨木童子,到此为止吧。”

“看在你挚友的面子上,擅闯冥府的罪名,也就不算在你身上了。”

目送走听从了酒吞的话而离开、依然眼眶透红的茨木,判官请教阎魔,被白布蒙上的眼看不出任何情绪:“阎魔大人,我很不解,为何酒吞童子没有来冥府,更没有被镇入三途川,您却要这样说。”

“只是打消他最后的痴心妄想罢了。”阎魔抚了抚身下柔软的云,“这也是酒吞童子的愿望——毕竟以他现在的处境,茨木也是找不到的。”

“酒吞现在——”

“他或许会成佛,”阎魔的声音毫无悲喜,“他本就为神子,悟性极佳,又在越后寺修习那么久,是有成佛涅槃的资本的。”

“但他未必会这么做就是。”

“无法放弃自身所爱,即使是神子还是别的,他也终究是个恶鬼罢了。”

02

布施者获福,慈心者无怨;
为善者消恶,离欲者无恼;
若行如此行,不久般涅槃。

那是几百年来八百比丘尼第一次主动去找酒吞童子。

当时的酒吞正独自一人饮酒——茨木被他打发到山下采买东西顺道骗一笔钱去了——见那身着巫女服的沉静女子走进,也只是抬了抬眼:“别去说服本大爷参和你们那档子事,本大爷对什么八岐大蛇阴阳逆反没兴趣。”

“啊啦,酒吞童子,您还真是不禁人情呢。”八百比丘尼祖母绿色的深邃眼眸含着笑意:“我今天来此,可只是出于好心哦?”

她掩唇笑着自说自话,手杖里一片幽蓝星辰沉沉浮浮:“您似乎忘了,我是凤凰林的占卜师呢。”

“您与我也有近百年交情,有些预言,我想还是告知您为好。”

“本大爷对你那些预测不感兴趣,谢谢你这番好心了。”酒吞仰头将盏中清酒一饮而尽,歪过头看向她:“还有什么事吗?”

“哎呀,您真是……”酒吞的不以为然也在她预见的范围之中,那真是一个无拘无束的狂妄大鬼,甚至不愿被预言所束缚。

但即使这样,她也有着一定能让酒吞听进去的押注:“但若是这件事,与您的性命相关呢?”

“生死本由天而定,本大爷既然选择堕入鬼道以血为饮,也就有了杀人者亦被杀的觉悟。”他淡淡地瞥过来,手枕上鬼葫芦:“没事的话就慢走不送。”

“那如果……”被拒绝后八百比丘尼也不气恼,轻启樱唇,“此时牵扯到茨木童子呢……?”

不出她所料,酒吞的目光转了过来。

“何事。”他说。

……

所以大江山毁于一旦时,他将茨木支开了。

茨木造的业很多,足以治他死地;但也不至于那么多,如果他愿意的话,他的名字也可以从冥府的生死簿上一笔勾销。

而他则不同。他的业已积得到了极限,他是一定会死的,即使防过了源赖光他们,也会有别的武士来讨伐他,也会有别的阴阳师去封印他,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他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的来临,也只打算坦然接受。

而茨木不同,那家伙虽然也活了不少年月,但终究是个小鬼。自己已经活得够本,也对人间失去了应有的兴趣与热情,但他不行。他还有很多需要经历,需要成长,他还有着那样灼灼如华的眼神,就像他第一次牵着茨木的手去人世闲逛一样,对一切充满了好奇。

也许在自己死后,他还可以再找一个大鬼奉他为王,再辅佐他君临鬼族——当然他也可以自己成王,他有着让人闻风丧胆的实力和杀伐果断的气魄,酒吞认为他大可自己成为鬼王。

有些不舍呢。他笑着闭上眼睛,将神酒见底的葫芦丢给茨木:“没酒了,帮本大爷下山买点。”

茨木殷勤地拎着酒葫芦出了山。他微阖着眼,看着那个离去的背影,碎裂的袖口自在飘荡着,白发如同沾了水的云朵。

真的不和他在说句什么了吗?他默默问自己。

——没必要了。

……

头被砍下来时真的很痛,还冷得如坠冰窟。

但火是分明烧起来的。分明是热的无法忍受的。

他在孤军奋战。尽管只是徒劳,他也仍然在战斗着。

至少让身后的传说听上去没那么凄惨。至少让茨木知道他直到最后一刻仍然是强大的。

——茨木童子不在他身边。

也永远不会陪在他身边了。

殿外的落椿开得格外绚丽。

03

一切众川流,皆悉归大海;
若饭佛及僧,福归己亦然。

酒吞醒来时在一片空明之中,周围空无一物。

耳边呢喃着自己曾经在越后寺诵过的那些偈语,低沉聒噪得让人心烦。

他想掏出鬼葫芦打碎这安逸得过分的幻境,可却发现葫芦根本不在身边。

四周舞动着火焰的颜色,但与那时痛彻骨髓的炙热相比,只是单纯的温暖而已。

他忽然回忆起来,最后燃尽自己身体的火的颜色是金色的。耀眼的金色,比起热烈用夺目来形容到更是恰当。

心中默念了曾经熟记于心的经文,酒吞知道,自己这样怕是涅槃了。

自然比被水鬼拖入三途川永世煎熬要好上不少,也算是上天待他不薄,但他总觉得少了什么,心里空落落的。

有阶梯从他面前从容展开,通向更为金光灿烂的苍穹。

他无路可退,心中还在犹豫,身体就率先踏上了那阶梯。

阶梯长的似乎没有尽头,可看上去却明明那么短。知道登上几级以后他才顿悟过来——只不过是自己每上一级用的时间都异常漫长罢了。

每一级台阶都会剥夺他的一些七情六欲;每一级台阶都让他对往事的执念浅了几分,记忆也模糊了几分:登上最后一级时,便是因缘灭尽之时,也便是他归于清净梵我的涅槃之日。

随着无明和贪爱的灭除,他的神智清明了起来,长年饮酒的混沌驱散殆尽。可对于某些人某些事,他越发记不清楚了。

那个白色头发的身影……是谁?

八百比丘尼的话在他有些麻木的头脑中突然想起。女子的声音是极其动听的,可现在却如同惊雷一般震颤着他的神经:“根据星象预测,您可能会在死后涅槃呢……但茨木童子会去哪里,就不在预言的范围内了。”

“不过我想,如果您为了茨木童子连预言这种厌恶的事都可以做到,那么……”

“想必您也放不下他吧。”

他的视野中那双带笑的绿眸一闪而过:“就像他不会放下您一样。没有您的话,茨木童子何去何从,便是连我也不知道的事呢。”

他依然在向上攀登着台阶。

纯粹的如同艳阳的眼睛,孩童般明媚的笑容,以及那声无论何时都很是黏人的“挚友”。

那个人、那个人是——

他在最后一级台阶前止步。

再往上一层,就是无欲无为的极乐了。

但酒吞停下了,他也不会在往前走哪怕一步。

“茨木童子。”他轻轻念着这个名字,半晌,终于勾起唇角,“要是本大爷把你忘了,你可别伤心啊。”

他转过身来,不在看那尽在咫尺的台阶,向下纵身一跃。

恶鬼不适合这样一尘不染的彼岸,只有人间才会是他的最终归宿。

涅槃之火在他身后燃烧成为羽翼,如同重生的不死鸟。

酒吞觉得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笑得释然。

04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大江山的火最终熄灭了,就像茨木童子的眼中一样,归入死寂。

但远处的天宇似降下了不灭的金色火焰,如同鸟的羽翼倏然展开,美得无法用言语形容。

他径直追到火焰消失之处,发现那里伫立着一个人影,红色长发不羁地散了下来,深沉而绮丽让落椿都黯然失色。

那个逐渐放大的身影在离他几丈远处停了下来,像是在犹豫眼前是否为真。

——可又怎么会是假的呢。

诸多偈语早在酒吞贵为伊吹山神明之子时便已背得熟稔。可他似乎一直对那般归于清明无欲无求的境界无甚兴趣,对在灭尽一切渴爱时,证悟涅槃解脱生死轮回的信仰不屑一顾。

他无法灭尽他的渴爱,他也无法成佛。即使身为恶鬼的他不入轮回道,无法往生,他也不会就此而结束。

因为有一个人在等待着他,那双金色妖瞳如炽烈的涅槃之火,满含着对他的敬仰与爱恋。

所以他回来了,在血液流尽的虚无之后,在火焰灼烧的痛楚之后,在无数劝他摒弃人世情感的偈语之后,他重新回到这里,依然带着鬼王的狂傲恣意。

他也会一直留在对方的身边,一如从前把酒祝东风,一如从前做着不会醒来的春秋大梦。

与他而言,涅槃便是在撕心裂肺的痛苦后大彻大悟,将之重塑于新生。

——只有经历了烈火的洗礼,才配有归来的荣光。

他看见茨木飞奔而来,将他搂得很紧,仿佛要将他揉进自己身体里一样。他顺了顺对方如同云朵一样洁白柔软的长发,像是在安抚一只主人远行的小猫,声音低沉沙哑,却带着轻轻笑意:“本大爷回来了。”

茨木的眼中非常不争气地闪着泪光,一言不发地咬上他的唇,灵活的舌也悄然缠上了对方。没有了酒液浸润的味道,但无论何时他也总是贪恋着这里。薄薄的唇瓣被他再度咬破,酒吞也没有像平常那样狠狠回过去,笑着让他为所欲为。

尝到了甜头的茨木终于破涕为笑,哽咽的音调半天挤出一句话:

“吾友。”

“欢迎回来。”

浴火重生,方为涅槃。

End

后记:

这是给阿真 @鹿在左我在右 的高考祝福文ww预祝阿真考上理想的大学ヾ(✿゚▽゚)ノ

至于起的这个题目,大概就是对阿真和诸位高考的小天使的祝愿吧,高中三年的拼搏,想必大家都是在经历一个涅槃的过程,只有在汗与泪水的烧灼过后,我们才会真正地浴火重生。所以,真心祝福各位能在高考中获得好成绩ww(我在灌什么毒鸡汤)

最后,也是让沉迷退治梗的我给他们写了个He结局吧_(:з」∠)_我才不是喜欢发刀子呢×

现在考试已经结束,也祝大家玩得开心啊ww

*本篇所有偈语皆出自《大般涅槃经》

评论(11)

热度(54)

  1. 将尽星火鱼塘Cauma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