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塘Caumar

我流茨酒产出,一只鱼塘里飘着的咸鱼ww

【茨酒】退红列车(四)

*灵感来源:天见太太的手书《退红列车》 @嘘之间
*妖怪茨×轮回吞
*私设如山
*此章有双龙组(荒连)出现…… @九蓦_发刀不疼发糖不甜的九爷 你的双龙_(:з」∠)_这章tag略多

04(上)

早春未至,大江山的枫叶林仍是一片萧条,枯褐色的枝干交错出更沉郁的灰暗,在此之中唯一鲜妍得有几分刺眼的便是茨木那条红色围巾了。

山脚下不知何时建了一个小小的电话亭,但外层玻璃都被磨损得厉害,里面的线路颓败不堪,被丛生的杂草和蛛网层层掩映着。在这种地方建的电话亭实在没有什么设立的意义,被遗弃了也无甚可惜。

就像他再来大江山一样,这个他曾经魂牵梦萦的地方,一旦失去了那个人的存在,也只是不值一提的记忆的废墟罢了。

但就是这样的地方,在那蒙了尘的玻璃上还是会浮现『他』的面影。

酒吞被他埋葬在了大江山,这里便成为了他唯一能将往事缅怀祭奠的禁地。那些模糊不清的影子攀上山上红枫的根系,一寸寸扎根蔓延到这里的每一个角落,即使他忘却地再干净,也总是会在某个夜晚随着黯淡星子再度闪现。

所以他会逃离这里,纵使是用百年时光在外追逐一个或许早已消失不见的面孔,他也不愿在这里回忆起哪怕一个瞬间。

茨木面对那个一晃而逝的幻影,双手合十,阖上眼眸。

『覆水之地,扫墓上坟。』

吾友,我回来了。

身旁似乎有个孩子顶着一头毛绒绒的白发与他擦肩而过,朝着他前方那个驻足等候的人奔跑而去了。



伊势的山中大雨绵延不绝,沾染了灰尘的水珠从铅黑的积雨云中径直坠下,滴落在早已褪色的深红神社上。

但没有人会再来风神庙中祈祷,没有人会想起那个曾经被视为他们唯一希望的无名神明。

一目连伸手轻抚漆层已剥落殆尽的神社石柱,苍白的指节接触到那斑驳的触感时微不可见地颤了颤。他幽蓝的眸瞳与这逐渐晦暗的夜一同堕入混沌,而妖异的金从这片漆黑之中明灭成虚无。

他浅浅地勾起唇角,声音一如既往沉静如水,仿佛他还是从前那个清冷却不失温柔的风神:“你说得没错,失去了信仰力的神,除了化而为妖,的确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呢。”

“可即使是这样无法为他人带来福祉的我,还是会有想要守护的东西啊。”

“你会明白么,荒。”一目连抬头望向被阴云遮翳的夜空,那里却连一丝渺茫的星辉都没有。



茨木顶着从一条戾桥边的地藏像上借来的斗笠,光着的脚踏进积水里,哗啦一声溅起水花。脚上套着的铃铛叮零一声,很是清脆动听。

这还是来得路上经过一个小镇时酒吞顺手买的。镇子上像是在筹办什么祭典,已经陆续有夜市摆摊出来。他对这些寻常玩意素来没什么兴趣,陪着小鬼逛夜市于他而言实在太过无聊,全然没有与花街上的游女幽会来得自在。

但茨木是没见过这些的。他在酒吞百无聊赖的注视中从一个摊位游窜到另一个,最终在一串不起眼的铃铛前驻足。接着十分犹豫地蹲下,拿起来晃了晃,又晃了晃,才恋恋不舍地搁下。

酒吞看在眼里,想起他好像一直都很喜欢这些会发出声音的小玩意儿。当初小鬼从雨女那里讨来一个信手扎的晴天娃娃风铃,居然也能不离手地玩上好几天。

摊子的主人是个面容慈祥的老人,茨木收去鬼相后可爱的孩童面容让她心生几分怜爱,摸了摸他的额头笑着说道:“这可是保佑小孩子平安的铃铛哟,你要是喜欢就拿着吧。”

酒吞明显察觉到茨木头上隐藏起来的鬼角有冒尖的趋势。这小子化形不太熟练,那双角亦是如此,被摸舒服了就要露出尖来。

他快步上前,为防意外一把捞起正欲伸手的茨木,向老人道了声谢,把铃铛拿去的同时也留下些零钱当作报酬。

他依稀记得临走前老人的话:“真是可爱的孩子,他是你的儿子还是弟弟?”

“是挚友!”被拎起来的茨木眼睛亮亮的,自豪地答道。

酒吞想把他搁下去,权当没这个人。

铃铛对于小鬼的手腕来说太过宽大,酒吞索性把他提得高一点往脚踝上一套。这样一来铃铛一走路就会响,让本来就活泼得不行的小家伙有点聒噪了。

而且蠢。不过是那种不会让人感觉到厌烦的蠢得可爱。他这样定义。

茨木欢喜地摆弄了一会那会发出声音的玩意,又抬起头来,像是对刚刚被强行带离祭典有点惋惜:“那个祭典我们还能去吗,挚友?”

“……少用那称呼。”酒吞遥望远处的山峦,眯起眼:“要是这次还算顺利,回来再说吧。”

“好!”小鬼得到答复更有干劲地向前走了。

……

“雨势大了。”酒吞看着茨木被水湿得打缕儿的发尾,那上边有几颗水珠挂着,晶莹剔透得很是漂亮。他自己身上依然滴雨未沾,紫瞳里光芒流转,目光瞥向阴霾的穹域:“这么滂沱的雨,倒是让本大爷想起了几百年前伊势的那场大雨。”

“说是千里之外的村子因为某件事情触怒了天神,不仅海啸湮没了那个村子,连这边都受了波及,”考虑到茨木还在旁边,酒吞的讲述省略了一部分内容。他沉沉的瞳光似是无意地往林深处瞥了一眼,“当地的风神为此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只是没想到这才经历了百年光阴,光辉的神祇就被人遗忘了呢。”他挑起的眉角笑意中带着轻轻嘲讽:“你们这些神的存在还真是悲哀啊。”

“荒,本大爷知道是你与阎魔说的这件事,没错吧?”

原本黯淡的星辰随着他话语的尾音倏然璀璨,隐在暗处的男子缓缓走出:“好久不见,酒吞童子。”他深邃的星眸凛冽高傲,却荒凉得如人间绝处:“你怎么知道是我找了阎魔?”

“能请动那老太婆帮忙的除了你恕本大爷想不出第二个。”酒吞卸下鬼葫芦懒散地答道,语气寻常得像是寒暄:“况且附近的无论妖鬼神明都知道你和伊势的风神交情不浅——把本大爷千里迢迢喊来,是要阻止他堕妖?”

他桔梗色的眸子远望着颓坯的神社:“要是这种要求的话,你不觉得不太现实么?”

“堕妖前昔有段时间妖力极其不稳,不仅自身会发生危险,甚至将波及山下的百姓。”荒的声音没有丝毫起伏,似乎这些都与自己无关。

“但是你憎恶人类。”酒吞掂了掂葫芦里剩的酒,思量着这几天无处可买还够不够喝的。他饶有兴致地看向山下的村子:“若单是为了一目连,你大可不必去管他们。既然海啸和大雨的结果一样,那这就缺个理由了,不是么?”

荒身边围绕着的龙的眼睛如他一样苍凉:“自然,如果只是我一人的事,亲手毁了那些自以为是的蝼蚁倒更让人喜悦。”他的语调漠然得可怕,曾经对人类的虚伪假象产生的全部温柔都与那个孩子一起淹没在了深海。

“但这是一目连的愿望。”密林深处风的吟啸携水汽而来,把荒绀碧色的长发微微沾湿:“既然他选择堕妖之后继续守护这里,我便会尊重他的心愿。”

“所以你们这些神明就是麻烦。”酒吞似乎对他的解释不感兴趣,上挑的眼角流露出茨木看不懂的神情,那或许是对过去的某些缅怀:“就是因为神是如此无聊,本大爷才不屑于那被人顶礼膜拜的神龛。”

“但你成为恶鬼之前也是如此。”荒的眸光匿于苍穹变幻莫测的星辰下,占星师般透着对往事的清明,却对它点到为止:“况且据我所知,你堕入鬼道的原因也并不尽然,伊吹山神明之子。”

他的音线寒凉如冰,是作为审视万物的神独有的旁观者的淡漠傲然。

“如果你是想让本大爷对他失控的妖力帮一下忙,就少提这些扫兴之事。”酒吞的言语中已多了几分愠怒,鬼葫芦的大口咧出冷冷笑意。

就如荒溺亡的深海,一目连坍败的神社,他们总有些历史在被岁月风化将尽后留下无法褪去的扭曲疤痕。

酒吞自然不是被魔障失了心神才堕的鬼。旁人从羡艳到嫉恨的流言与冷眼钝刃一般雕琢出了他如今的模样;至于那叠信笺传达而来的少女情愫,被他焚为灰烬后也空留满腔似血的幽怨,将他的长发灼染成这样比曼珠沙华还要刺目的深沉的红。

寒冷刺骨的绝望造就了将万象星空玩弄于股掌的神子,炙烈痛楚的恨意塑成了睥睨众生的恶鬼。

但没人知道一目连将成为哪般样子。他实在是个太过温柔的神,即使如今孤坐于神社的断壁残垣之上,仅剩的左眼只能映照出荒芜之景,还是让人想象不出他的眸归于妖冶的金红。

似乎只要山中的和风没有停息,他便会一直伫立在那里,在被遗忘的角落执意守望。

可夜雨还未停止。

就在刚刚,荒的余光瞥见了那个藏在酒吞身后的小鬼。他看起来沉默寡言,整个过程都不曾吐露半个字眼。只是在他与酒吞的言辞发生冲突时,这小鬼从后面探出毛茸茸的脑袋,瞪着眼睛像是要恫吓他一样。

他不动声色地睨了回去,强大的威势立刻让小鬼噤了声,目光挣扎了一会,又不甘示弱地回视,抓着酒吞衣摆的手攥得更紧了。

有趣的小家伙。荒挑了下唇角。

酒吞什么时候养了这么个小东西?

他虽然对这些琐事不感兴趣,不过从小鬼看向酒吞的眼神看,那个即将登上鬼王之位的大妖可能还没意识到自己招了个不小的麻烦。



雨势越来越大,已有了要泛滥的预兆。

荒独自一人走进林深处,身旁的白龙阖上赤红的眼,将身形遁入一片星辰幻境中;偌大的世界便仅剩满天迷离的星斗与倒影在苍穹中有几分荒凉之美的神社。

他向来喜欢这样与一目连独处的时光。

最初他被冰海的深海裹挟进一片黑暗时,力量发了疯地涌出身体,星影浮沉于海中勾了出一条条失控的轨道,万丈墨蓝巨浪吞噬海岸,把他的愤怒与绝望宣泄得淋漓尽致。

可被献祭的神子只感觉到了冷,刺骨的浸入骨髓的冷意,足以将眼泪冰封。

在这片被扭曲了一切的海或是天空中,他看见了那双柔和得让星子黯然失色的眼,以及触摸到了被救起时微风般和煦的温度。

再次醒来时就是在神社里,而这时的风神也只有一只眼睛了。他安静地看着一目连倚在神社的红柱上,注视着那些因大雨停止而欢呼雀跃的他的子民。

那才是神应该有的样子,强大且温柔。

即使他的百年时光被人遗忘成无法再简单的故事,他也会用他仅存的力量守护在这里,一遍遍重复:不用怕,有我在。

如何才能变得像他一样温柔呢。

……

檐下夜雨淅沥,一目连已衰弱到连风符都无法庇护这里了。

荒找寻到一目连时他的眼白反噬成黑,那条樱色的龙伏着身子,从鬃发到鳞片尽数染上金赤。他抬起头,神色时而清明时而浑浊。

“……荒?”一目连似感受到了他的存在,低声喃喃。

荒伸手抚上一目连的额头,将他凌乱的发丝整齐,拥之入怀:

“我在这里。”

**
这一章过长打算分上下写出来,升星达摩已备好,下一回茨木就应该长大了吧……

毕竟幼茨不能做些奇怪的事情呀ヾ(Ő∀Ő๑)ノ

双龙感觉正片还是展不开,大概会单独码篇番外_(:з」∠)_

最后感觉自己过度发挥了……

评论(9)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