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塘Caumar

我流茨酒产出,一只鱼塘里飘着的咸鱼ww

【茨酒】晚安集

*大茨小吞
*妖怪茨×轮回吞,私设有
*算是那篇退红的衍生脑洞,自家鱼塘摸的鱼
*小甜饼和玻璃渣更配哦ww(然而不会弄链接……前篇请戳头像)
*既然脑洞产物这篇就不定期更吧……

Part.1睡前故事(又名:睡前尬吹)

半掩的厚重窗帘将房间内的台灯灯光映得更暖了一些。已至深夜,房子周围寂静得连车鸣都响不了几声,但十三四岁的少年还是伏在案上认真阅读着一本书籍,柔和的光将他的影子投在墙上,宁静而安详。

少年看似专注地读书,做摘抄的笔记本也不时写上几笔。但他的余光却瞥着窗户外面,像是不耐烦又像是无奈。

窗户外面隐约能看见半只红色的木角和白绒绒的发顶。

“别从那扒窗台了,要进屋就快点。”少年动笔写字的手片刻不停,幽紫的眸子也重新将视线转向书本:“家里的窗台整天被你这样折腾都有点松了。”

话音未落,白发的妖怪像只见了主人的大型犬蹭得窜进屋里:“挚友!你终于同意让吾进汝的房间了吗?”

少年叹了口气扶着额头:“总不能继续让你从外面挂着啊……也真有你的,都持续一星期了居然不觉得累。以及——”他的语气淡淡的:“说了多少遍不要叫我挚友了。你的挚友应该是『酒吞童子』而不是我吧。”

虽然记起茨木的他回想起了大部分前世的过往,但那些碎片般的过去与现在的“他”本人的意识掺杂在一起,他是否还算是『酒吞童子』连他自己都说不清。

“可是,挚友就是挚友啊”平素沉默寡言的茨木在他面前简直换了个人,金色的妖瞳透着小孩子一样的执拗,让酒吞怀疑他俩年龄到底孰大孰小:“无论轮回多少次我都会认出来的。”

酒吞懒得反驳他,白了他一眼继续看自己的书。

“挚友,你这是在看什么?”奈何旁边的妖怪不安分地又探过头来。

“鸟山石燕的《今昔百鬼拾遗》。国中老师布置作业,说是要选择几个日本的鬼怪传说作一篇报告,下周上交。”他用没握笔的手推了推靠的太近的茨木:“挡光了。”

酒吞本想用那些找回来的记忆作传,但由于实在太过琐碎,回忆拼接起来还不如查资料省事,故作罢。

“吾当是什么事,这种小任务怎么会难倒吾友这般睿智沉稳之人!”还未等他再说点什么自己的构思就被迷之自信的茨木一脸“吾相信挚友是最厉害的”表情噎了回去,只能冷漠地听他从那兴奋地自说自话:“如果挚友记不清之前的事,吾可以为挚友代劳!”

“所以你要讲给我听?”酒吞从中提取出一点有用的信息,合上书本。

“嗯,一定知无不言!”他简直没法对视茨木炯炯有神的眼睛,低下头沉吟片刻:“……好吧。正巧今天也不早了,我去收拾一下,睡觉之前讲吧。”

他本以为凭茨木的话痨程度绝对讲上三分钟自己就会睡着,但那天夜里茨木版本的大江山退治却听得他越来越清醒。

“吾友酒吞童子,是站在鬼族顶点的男人,一代大江山鬼王!他战斗时那英勇潇洒的身姿,沉着冷酷的作风,狂放肆意的态度,让吾的敬仰之情由心而生!但凡与他交战过的妖,都会为他的强大所折服!不仅是挚友的战斗让我由衷臣服,饮酒时那从容的风范,甚至他不经意流露出的一颦一笑也深深地吸引着吾!……”
(省略800字,MD编不下去了(。・`ω´・))

“说重点。”酒吞打断了他滔滔不绝的赞美之词。

“那群宵小之辈怎么能入得了挚友的耳呢!他们觊觎挚友的力量想要暗算挚友,但吾友如此英明神武怎么会让那些杂鱼得逞!即使是神便鬼毒酒对吾友来说也如白水般毫无威力!这才是吾友作为鬼王的实力啊!”

所以……退治呢?

酒吞觉得他这辈子都别指望从茨木嘴里得知大江山退治的真相了。

小孩子的生物钟十分准时,即使是被茨木吹得天花乱坠,少年在这夜晚也产生了深深倦意。他迷迷糊糊睡着时,甚至没有注意到白毛大鬼也顺势钻进了他的被窝里。

整座房子最后亮着的一盏灯也熄灭了。

茨木凑到熟睡的酒吞身边,轻轻吻了一下他脖子上那一圈犹如刀疤的胎记,像是吃到了糖果的小孩子般满足地舔舔嘴唇。接着从背后搂紧了少年,在他耳边温柔地低语:“晚安,吾友。”

Fin.(TBC?)

最后:
这个点对于刚刚修仙的我来说夜生活才开始Σ(゚∀゚ノ)ノ说什么晚安(×)

评论

热度(28)